<noframes id="dzftb"><form id="dzftb"><th id="dzftb"></th></form>

    <noframes id="dzftb">
      <noframes id="dzftb"><address id="dzftb"></address><address id="dzftb"></address>

          <address id="dzftb"></address>

            <address id="dzftb"><address id="dzftb"></address></address><form id="dzftb"></form>
            <noframes id="dzftb">

            <noframes id="dzftb"><address id="dzftb"></address>

            <address id="dzftb"></address>

            <form id="dzftb"></form>

                陈剑澜教授应邀来我院讲学

                作者:孙晴发布者:丁丽丽发布时间:2019-05-19浏览次数:10

                2019年5月17日晚上,中国人民大学教授、中国文艺理论学会常务理事、中华美学学会理事陈剑澜应我院邀请,在龙河校区文西楼420报告厅举办学术报告会。本次报告会的主题是“美学与现代问题”。报告会由文艺学学科负责人赵凯教授主持,文艺学硕士研究生、古代文学硕士研究生以及部分教师参加了本次报告会。


                赵凯教授对陈剑澜教授进行了简单介绍,对其到来表示热烈欢迎。随后,讲座正式开始。陈剑澜教授首先对我院师生来聆听此次讲座表示感谢,从研究美学的两条路径、现代问题及现代美学的缘起、审美自律论以及审美乌托邦思想四个部分展开学术报告。陈教授认为,研究美学的两条路径,其一是他称为“学科史”、“学说史”的研究路径,其二为“现代思想史”的研究路径。在研究西方18世纪以来关于美和艺术的论述的时候,必须找到一个问题框架,即现代问题的框架,这就是为什么要把美学和现代问题联系在一起。陈教授表示,现代美学不只是关于美和艺术的知识领域,同时也是现代精神自我确证的一个重要方面,其核心在于个人主体的正当性这个现代哲学的基本问题。鲍姆嘉通最初在理性主义体系里构想出一门准认识论性质的“感性学”,虽然“感性学”这个名称至今还经常受人诟病,但鲍姆嘉通确实从此在哲学中打进了一个拔不掉的楔子;康德在批判哲学范围内为之确立主体的根基,并赋予“审美自律论”以完整的哲学形式;席勒从康德的概念框架出发,将审美批判扩展至社会政治领域,提出一种“审美乌托邦”思想。现代美学早期的这段历史,显示了审美——艺术问题是如何被推向现代思想前沿的。最后,陈教授分享了其研究康德美学思想时的学术心得。


                讲座最后,赵凯教授对这次讲座进行了学术总结。他认为,陈老师给我们作了一场既抽象、形而上又富有感召力、启发性的报告,它所谈到的审美现代性的问题、审美自律论的问题以及审美乌托邦的问题,既是古老的,又是当下的,对我们的研究生教学特别是理论学科的研究生教学应该有非常好的启发。陈老师的报告能满足听众的几个层面的需求,一方面是知识层面,另一方面是更高层面的需求,即问题层面、观念层面、创新层面的需求,感谢陈老师给听众带来这样一场精彩的学术报告。本次讲座在师生们的热烈掌声中圆满结束。

                 

                 

                 

                 

                 

                 

                 


                幸运赛车开奖结果走势图-官网|平台首页